异见时刻

作者:文章来源:图书馆点击数:1471更新时间:2019-06-14

内容简介:

异见时刻》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图文传记。

鲁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于1993年由民主党总统比尔·克林顿提名为大法官。是继桑德拉·戴·欧康纳之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第二位女性大法官,亦是目前唯一一位犹太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一生致力于女性权利的争取、维护与保障。

“声名狼藉的金斯伯格”(Notorious R.B.G.)是粉丝们对这位女大法官的爱称,模仿的是美国著名说唱歌手克里斯托弗·华莱士(Christopher Wallace)的别称。

书中内容一部分是传记一部分是画集,还有一部分是金斯伯格的案件记录。通过穿插采访、插图、网络热词等素材,对金斯伯格的一生进行了精彩回溯。

本书获得《纽约时报》、《波士顿环球报》、《时尚》、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书评推荐,获得《九人》作者杰弗里·图宾、知名法政译者何帆推荐。

大多数人因为看见才相信,只有少数人因为相信会看见。

美国联邦高法院现任大法官鲁思·巴德·金斯伯格一生淡泊名利——她只是试着去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点、更自由一点。一路走来,这位女权主义先驱的强烈异见和坚强力量鼓舞了数百万人。本书由两位作者共同创作,一位是让金斯伯格成为网络热搜的年轻律师,一位是获得2011年西德尼奖的记者,带领读者直窥大法官的生活和工作。在大家仍在为性别平等和公民权利的未竟事业苦苦挣扎的今日,金斯伯格依然奋战在前线。

  

书评:

金斯伯格大法官之伟大,与性别标签和女权立场无关,也与自由、保守之争无涉。她的人生,有大起大落的波折,也有金石可镂的坚持,始终贯穿着正直、顽强、善良、敬业等人类美好品质。如果您对生命真谛或法律精神抱有困惑,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答案。

——何帆,《大法官说了算》作者、《批评官员的尺度》《九人》译者

轻松、有趣、令人深思的法官生涯记录,解释了为什么新一代如此拥戴金斯伯格。

——杰弗里·图宾,《九人:美国最高法院风云》作者

卡蒙和卡尼兹尼克对金斯伯格的法律生涯进行了有力的描写,尤其是她标志性异见时刻……凭借着她强烈的诚实、坚定的真实以及天生的时尚感(那些颈饰),金斯伯格作为一位文化偶像,值得拥有自己庞大的粉丝群。

——凯特·塔特尔,《波士顿环球报》

这本严谨的书为金斯伯格挑战性别成见的开创性案件提供了新的视角。

——路易斯·梅尔林,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副法律主任

如果你喜欢金斯伯格,本书作者会让你爱上她,金斯伯格不仅仅是一个女权主义英雄,更是一个真正的人。

——米歇尔·鲁伊斯,《时尚》

  

摘录:

当我工作时,我从不考虑我做的事能否鼓舞人心,我只竭尽全力做到最好。

金斯伯格宜读的异议意见书中直接引用了马丁.路德.金的原话:“道德世界的苍穹虽长,但它终将趋向正义。”然后,她用自己的话补充道,“只要我们坚守承诺直到终点。”

虽算不上诗意,但完全是金斯伯格的风格。无论法庭内外,总一直坚守正义,言行一致。

历史上,让女性失去权力的一种方式是迫使她们让位给他人。在金斯伯格成为流行文化符号之前不久,一些自由派法律教授和时事评论员就在劝她辞职,他们认为,金斯伯格可以为自由派做的最大贡献就是赶紧退休,这样奥巴马总统就可以提名一位更年轻的自由派大法官来代替她。金斯伯格根本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她继续全身心投入自己热爱的事业,公然拒绝让位,这在一些自由派人士看来则又是一个危险的反叛举动。

金斯伯格坚持不退休,她在不断提醒其他大法官和全体国民,美国宪法中“人人平等”的诺言还未实现。她喜欢引用宪法开头的句子:“我们,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致力于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但她也总会指出,这句话尽管言辞优美,但它所说的“我们”其实排除了很多人。“比如说,我就不被包括在宪法最初定义的“我们”中因为‘我们”不包括女性。”金斯伯格说。“我们” 也不包括奴隶和美国原住民。在宪法建立后的几个世纪中,被排除在外的人们努力斗争,希望宪法认可他们作为公民的权利和地位。金斯伯格将此作为她毕生的事业。

西莉亚生前希望女儿做老师,她觉得女人能做这种安稳的工作挺好的。琪琪(金斯伯格)试着做了老师,但后来放弃了。她喜欢听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讲的欧洲文学课,当时纳博科夫还是一个不知名的流亡者。在他的课上,琪琪学会了字斟句酌地写作。琪琪选择了政府学作为自己的专业,并上了一门传奇教授罗伯特.库什曼教的有关美国宪法的课。琪琪从前一直以美国为荣,但在那门课中,她开始注意到一些自己之前从未思考过的问题。当时,被金斯伯格后来称为“对抗种族歧视的战争”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五年。但在库什曼的课上,金斯伯格发现“二战中美国的部队直到最后都是以种族来划分的。这似乎很不对”。

有时人们会说一些刻薄或草率的话,这种时候最好假装没听见,而不是责怒地反驳。

我认为我在那十年间致力诉讼的案子,关乎的不是女性独有的权利,而是男女平等公民权的宪法原则。

一年前和金斯伯格一 起创建美国民权同盟女权项目的布兰达.费根坐在金斯伯格身后,她面前的桌子上摊放着各种案例,随时准备着给金斯伯格提供她所需的判例引用。但是金斯伯格根本不需要,她对于相关案例的精确引用信手拈来,和自家电话号码一般熟悉。

人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一个观念。我认为,社会变革需要逐步累积、循序渐进。真正的、可持续的改变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才会发生。

金斯伯格和她的同事们必须让大法官们认识到,怀孕本身就是一件关乎公平,或者更严格来说,关乎不公平的事,怀孕并非仅仅是女性完全出于自愿去承担的生理过程。更进一步,金斯伯格相要最高法院认识到,如果没有可以决定自己是否怀孕的生育自由,女性永无平等可言。生育自由意味着赋子女性堕胎权和在怀孕时不受歧视的权利。

金斯伯格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案子,她想要循序渐进地让最高法院意识到生育自由是男女平等不可或缺的条件,就从这个当事人不愿随胎的案子开始。金斯伯格没法不注意到美国政府的虚伪:政府禁止堕胎,但在军队觉得堕胎更有利时却又强制女军官堕胎。

最高法院近一百年来的判例也加重了这种对女性的不利对待:看似是对女性独有的生育能力的善意褒奖与保护,实际上却阻碍了她们个人才华的发挥与能力的提高,并迫使她们接受自已在社会中从属、依附的地位。

金斯伯格在个人的和她客户的经历中学到的一课是,任何看起来像是对女性的特别优待最终都会反过来限制她们。

金斯伯格坚定相信,如果女性想要平等,男性必须解放。

人们经常问我,“是不是一直都想成为法官?”的回答是,在吉米·卡特成为总统并且下定决心要充分发挥所有人的才能之前,这种想法根本是不可能的。

一直支持我的妻子,她对我也一样。这不是牺牲,这是家庭意义。

没有人比金斯伯格更懂得坚守谦让的原则,也没有人比金斯伯格更懂得在意见不同时也要保持微笑。最高法院中最著名的奇特友谊就是明证。

只有父亲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承担了平等的责任,女性才有可能真正被解放。”金斯伯格1993年在最高法院的内部刊物上解释道。

    无论如何,希望永存。今天输了,明天还有希望。

金斯伯格喜欢做异议法官,比起被认为是伟大的异议法官她更喜欢赢得辩论。

可以看出,除非有充分理由,金斯伯格不愿意出风头。所以当她愤怒地公开表达意见时,你便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他们确实不理解萨瓦娜·雷丁,而且他们也没有听鲁思·巴德·金斯伯格的意见。“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我都不记得自己曾经参加过多少次这样的会议,每次我说了一些我觉得很有道理的话,”金斯伯格说“然后一位男人和我说了一模一样的话。但人们就会留意到他所说的话并对此做出反馈。”人们惊讶地发现,一直坚持团结协作的金斯伯格在竟然公开谴责她的同事们重演性别歧视的旧时代。“这种事情甚至最高法院的会议上也会发生,”金斯伯格继续说,“当我说了某个观而且我认为自己说得很清楚,但总要等到另外一个人说了同样的话,才会关注到我的观点。”

金斯伯格著名的时尚品就是她搭配在黑袍外面的颈饰蕾丝装饰领,扫办公室中的衣柜就可以发现她至少有十几个这样的饰品。

除了在梦里,她都只是一只麻雀。

我希望人们记得一个发挥了全部潜能、尽全力好了本职工作的人。也希望人们会说,这个人曾努力治愈社会伤口并发挥自所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了一点。

金斯伯格不愿多谈自己将为后世留下什么样的成果,因为这意味着她已经结束抗争但她愿意总结自己已经取得的成果。

(摘编人:彭雪勤)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