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读文艺复兴

作者:文章来源:图书馆点击数:1225更新时间:2019-06-14

内容简介:

这本书在建构佛罗伦萨画派、威尼斯画派和北方文艺复兴的框架中,在描述文艺复兴艺术家与作品的细节中穿梭着作者的观点与文学性的表达。《细读文艺复兴》不是又一本艺术科普,它通过艺术史寻找非虚构的想象力,寻找视觉的表达力。本书源自杨好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视觉艺术基础:文艺复兴课程。

大师背后的欲望涌动;名画背后的隐秘情史;真相背后的世俗之光;人性背后的幽微把握。

杨好在东西方两地文明的交错间,横跨欧亚大陆的四载考察、十年探寻,从细节中挖掘真相,用真相还原真实。拨开众声喧哗的认识迷雾,剔除从文字繁殖出来的研究,带你直接走向大师作品,与名画来一场face to face的凝视。

跨越文学、音乐、绘画、电影、艺术史、出版、收藏的多重学科背景,以大文化的广角镜头,全息投射一个大时代,以回归史实的研究与客观的人性洞察,触摸那个时代的内核。

“文艺复兴”有其自身的复杂性。在当下信息量如此巨大、获取信息如此便捷的时代,想要知道“文艺复兴”并不难,来自旅游者、艺术爱好者、附庸风雅者、文艺卫士的信息,早已将我们推入了认知的迷雾。然而,真实的文艺复兴究竟隐藏着哪些真相?面对那些过度修辞的干扰,看似被定义的常识又存在何种误读呢?众声喧哗的评论中,那些从文字中繁殖出来的研究,究竟有几分贴合那个时代?

作者以其多元的文化背景和学术背景,用最直接的方式,透过端详画作本身、考察画家经历等,直达文艺复兴时代的内核,这也是她通过这样一本书所要向我们传达的,原来,文艺复兴是可以被这样细读的。

  

书评:  

“杨好在书写时始终保持着本能的警惕,生怕掉进巨大的知识和逻辑‘陷阱’,从而失去感官能力……在这本《细读文艺复兴》里,她似乎更愿意讲述关于时代的故事和人性的思考,而不仅仅是告诉读者画里有什么。”

——邱华栋(鲁迅文学院副院长、小说家)    

  

摘录:

本书框架基于我在2016 年至2017 年为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学院所教授的“文艺复兴”艺术史本科课程讲稿。当艺术管理学院院长余丁教授请我去讲《外国美术史》基础课程里的“文艺复兴”专题时,我很认可他所提出的以视觉解读切入艺术史的理念,因而欣然接受。

视觉训练是解读艺术史很重要的一部分,它既为我们揭晓看不到的真实,也为我们掩盖看得到的幻象。在学习艺术史、研究艺术史、解读艺术史的过程里,我们往往不断寻找真相在哪里,是否有真相的存在。在这样的语境下,简单地将“文艺复兴”英雄化,视作人的胜利,或是不加判断地处处与心灵宗教勾连,讲述的只是个人想象中的文艺复兴。

我从不妄想施以过去的时间怎样的真相。历史本身即是一部功能性的永恒史,艺术史从不脱离大的历史语境独立而生。文艺复兴这一段历史从不为“文艺复兴”而生,它是一段被命名的历史。“文艺复兴”的命名是为了解释与现代性的肇始关系以及在历史中所起到的归纳性作用,是由19 世纪的艺术史学者布克哈特(Jacob Burckhardt)所制造的文化印象。

文艺复兴从不神圣,也不世俗。

发生在欧洲14 世纪至17 世纪的“文艺复兴”(Renaissance)是一段社会和文化的改革时期。“文艺复兴”意味着继承、复兴、更生和再生。“文艺复兴”的发生有着历史阶段性的客观条件,也有社会事件造成的偶然。与“文艺复兴”之前的中世纪时期不同,这一期间的变革深受古希腊罗马文化思想及人文主义的深刻影响。

14 世纪末,大批古希腊罗马艺术珍品和文献书籍随东罗马学者进入西欧,“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者们在这些古希腊罗马的文明遗产中重新发现了被中世纪掩藏的“自然主义”“以人为本”等理念,这与当时从宗教回归人性的历史需求是一致的,也与当时经济主体的变更需求相符合。中世纪与文艺复兴从来不曾脱胎换骨式地断裂,中世纪也从来不“黑暗”,只是14 世纪的欧洲在经历了一系列战争、宗教、贸易纷争之后,城邦兴起,“城市”的概念逐渐加深。宗教笼罩一般的上帝视角转为对新一轮修辞系统的需要,“神学”思维被城市“诗人”思维所取代,而15 世纪初发生在意大利的新一轮经济繁荣所体现出的理性商品思维与“市民美德”,得以使“人文主义运动”自上而下地遍及社会各个层面。

当理性主义回归精神和物质生活——在现实主义、世俗化和个体化要求不断增强的文艺复兴社会里,古希腊罗马的哲学学说、科学逻辑、城邦制度,以及文学、艺术都为人文主义者们提供了直接的参照和改革的基点,也为人文主义者们提供了非宗教化的时代意识(或最初的“现代社会”意识雏形)。“文艺复兴”期间,对古典文明的亲近使人脱离“天国的幻想”;地理大发现使思辨的世界观链接社会现实;艺术使人变得有真实感受力。之前欧洲社会的无语法状态通过“文艺复兴”对古典文明的反照介入城市系统,智识创新被有意识地梳理,逐渐建立起了现代西方社会的语法系统。

与文艺复兴一起生长起来的,是终日在城市里生活和工作的人们。所以第一批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者恰恰是由大商人和大政治家构成的——他们生长于社会的钩心斗角之中,在权力的堡垒里既安全又警惕地观察身边政治力量和经济势力的变化,他们在世俗社会的生长节奏中感受与传递时代的脚步。

(摘编人:陈哲)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