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与必然性简介摘录

作者:[英]伯纳德・威廉姆斯文章来源:王世超点击数:562更新时间:2015-04-10

 

 

内容简介:
    本书是当代最杰出的道德哲学家之一伯纳德・威廉姆斯影响最大的著作,他以其出色的古典文本解读功力,力图从希腊史诗与悲剧传统中寻找对当代道德哲学讨论有价值的元素。作者在书中断然否认了我们今天的伦理观是古希腊伦理观的一个发展的观点,而认为那些古典的观念可以用以解释我们自身。他重新考察了古希腊哲学中的主体、意向、实践智慧、意志的软弱性、必然性等观念,特别论述了耻辱、自责、悔恨和宽恕之间如何互动等。本书思路清晰、论证严谨、史料丰富,值得引进出版。该书1993年初版,2008年再版。

    尼采和维拉莫维兹都曾说过,唯有交付我们的鲜血和灵魂,才能让古人向我们发声。威廉斯以其特有的敏锐和深邃重回荷马史诗与希腊悲剧和其他希腊作品,在其特定的历史语境中展示其中有关人类行动和经验的洞见,澄清基于进步主义历史观的种种误解:希腊人的思想并不原始,神灵、魔力、命运、机遇等不可控制因素的在场并没有妨碍他们理性地洞察人的自由与责任。威廉斯对希腊人伦理传统的阐释饱含热情,然而,他并没有尊经复古的企图,他对古代世界观的重构始终渗透着对现代性的自我反思和重建,理解古人实际上就是在理解我们自己。                                                    ―――编辑推荐


摘录:
    田野里的文化人类学家在对照他们正在研究的生活与自己家乡的生活(这或许可以称作现代性的生活)时,并不致力于对前者做出任何特定的评判。他们有很多理由不认为自己比所研究的民族高人一等,但是,这些理由或许都多多少少围绕着由如下事实造成的双方的不对等性:其他一方研究另一方,并且将先前研究过其他对象的理论工具应用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上。……其他那些传统会给它崭新的不同的轮廓,但它们不能抹杀的事实是:希腊的过去就是现代性的过去。

    在将哲学和文学对举时,我们应当记住有些哲学本身就是文学」,这是作者的观点。同时,借用柏拉图对实质和形式的理解,来说明这一观点:「关于人类的行动和经验,悲剧所提供或者暗示的是什么样的图景,以及这些图景如何同那些参与悲剧演出的人们的生活发生关联。――即它的可能性与同样的历史处境相关。

    奥德修斯内心的痛苦乃是他不能不承受的痛苦,此时,他出于审慎的理由,不能去做他非常想做,并且也有很好的理由去做的事情。痛苦乃是等待的代价,等待他能做到心智所要求的事情,而他的坚忍在这里乃是承受出于内在原因的痛苦的能力,尽管这痛苦是自外施加的。

    坚忍的能力,在面对欲望或破坏性的感情时使自己有所作为的能力,这在荷马和其他许多希腊作者看来,是同一种气质(disposition),无论这坚忍所面对的是单纯地施加给一个人的痛苦,还是为了行动的利益而遭受的痛苦。

    羞耻与罪责之间的差异要比这来得更加深刻,在它们之间存在着某些实在的心理差异。羞耻最原始的经验同观看与被观看联系在一起。然而,有意思的是,有人指出罪责植根于倾听自己内心中的判断力之声;这正是与该词相关的道德情操(moral sentiment)。

    对耻感文化的理解过于简单化,这千真万确,而我们在寻求对羞耻自身的恰当看法的历程中也已经看到这一点。但是,强调羞耻在希腊社会中的重要性并不绝对是个错误。尽管在希腊社会中,某些反应的结构方式接近于我们对罪责的反应,但是,只要它们并没有单独地作为罪责而被承认,那么它们就不完全是罪责;就好像羞耻没有罪责作对比,它就不再是同样的羞耻。

    它对于向我们展示超自然必然性和人的行动具有重要意义。这场景有时被称为“厄忒俄克勒斯的决定”,但它实际上所呈现的并不是决定:厄忒俄克勒斯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在这第七个城门会遇到他的兄弟并且杀死他。他也察觉到,所有这些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俄狄浦斯留给他们的诅咒。他所做的,是去抵抗那试图劝阻他的歌队,而在这一过程中,他更好地理解了面对他的兄弟的理由:正义、羞耻、荣誉。他还察觉到毁灭性的愤怒情绪在心中升起,认识到它就是他父亲诅咒的后果之一。歌队告诉他尽管如此,他也无须奋力向前,并且尝试各种方式来说服他不要参战,他们最后的话是:“你真的想要你自己的兄弟流血吗?”对此,厄忒俄克勒斯用他在剧中的遗言答道:“神意如此,你无从逃避恶事(evil)。”

(摘编人:王世超)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