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业革命简介评论摘录

作者:[英]彼得・马什文章来源:彭雪勤点击数:532更新时间:2015-04-10

 

 

内容简介:
    在这本书中,马什提到,人类的制造业可以分为五个阶段,它们分别是:第一个阶段是少量定制;第二阶段是少量标准化阶段;第三个阶段大批量标准化生产;第四阶段大批量定制化;第五个阶段是个性化量产。
    我们现在正处于个性化量产阶段。这一概念推动了产品多样化从定制化量产继续向前发展。然而,这一生产方式甚少用于生产特殊到独一无二的产品。定制化量产和个性化量产的差别极其细微:丰田生产方式无法为某一单独客户定制一款丰田车型,但是个性化量产就可以轻松做到。
    马什预测,当3D打印技术成为生产的日常部分,大批量个性化时代就真正来临了。到2040年左右,利用3D打印技术为很多产品(从喷气式发动机到汽车)生产零件将成为主流,定制特定的相关产品以满足个人需求或生理需求非常重要。这类产品包括医疗植入物、助听器、照明系统及专业家具。随着新工业革命步伐加快,在成本控制的范围内和允许客户施加更大影响的情况下,提供多样化产品将成为越来越明显的特征。
    马什敏锐地指出,在新工业革命时期,开发新概念,加强公司间合作,并将研发成果应用于新产品所带来的利益将超过以往任何时期。
    这是一部既具有历史厚重感,又具有较高现实意义的著作。毋庸置疑,它将对中国制造业未来有很高的导向性。

    激起中国制造业大讨论
    掀起新一轮制造业革命,改写中国制造业前景
    制造业的个性化量产阶段已经来临
    重振中国制造业,实体经济需要再回归                    ――书腰文字

    《新工业革命》明确告诉我们,智能制造、互联制造、定制制造和绿色制造将是未来几十年世界工业革命的业态。或者说,制造业生产方式的转型将会决定谁能占据未来制造业的制高点。
                                                         ――罗文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

    彼得・马什对新工业革命的阐述真是精彩极了。在这本书中,他对全球制造业的发展历程、科学技术的发展趋势和劳动力的国际分工都有精彩的阐述,真是一本让人爱不释手的书。               ――罗伯特・罗森 剑桥大学前副校长

    这本书对全球制造业进行了全面而详细的研究。作者对制造业在全球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作用和影响力都做了极其精彩的分析。大的方面,他既注重对全球贸易数据的分析,小的方面,他还着眼于对单一制造业公司的赢利分析。总之,这是一本连专家都能发现新观点的书。
                                                             ――卡斯拉・弗尔多斯 乔治敦大学教授

    当我们还沉溺于大规模制造的优势时,世界已经在转型。网络、智慧、定制及其生态的新的制造模式已经如朝阳般跃出海面。我们如果不想被甩出历史的进程,我们必须有所准备。这就是《新工业革命》给我们的启示。  
                                                             ――亚马逊读者

 

摘录:
    未来,在所有制造业中,技术将发挥前所未有的作用,定制化逐渐成为未来制造业的主流,价值链将制造业进行分割,新的利基产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可持续制造业”的理念变得更加重要,制造业的关键生产地逐渐向发展中国家扩展。

    科技是推动工业发展的核心力量。在任何产品领域,科技几乎不会一成不变。单项技术在自身不断改进的同时,也与其他技术相结合,共同促使现有产品发挥更大价值并推动新产品的诞生。新的工业革命中会涌现更多的技术,同时新技术的应用范围也会愈加广泛。

    从数以万计的大型、隐藏的旋转设备,包括齿轮、发动机和驱动系统,到发电机诞生带来的革命性改变,再到发动机的研制过程,说明了生产力每提升一步的背后都有各行业的技术发挥巨大的推动效应。

    通过标准化的设计和生产流程生产出满足客户特殊需求且成本可接受的产品,以及如何提供经济实惠的产品是新工业革命的主要特点。得益于可互换零件的诞生,建筑、造船、汽车制造等制造工厂中生产力都得到了大幅提升,生产成本则得到节约。制造工艺发展的下一阶段是个性化量产,这一概念推动了产品多样化从定制化量产向更前一步发展。

    无论是3D打印技术、高档手表、定制汽车还是JSW钢铁公司的钢材生产,都把消费者需求奉为圭臬,由于可以更灵活地控制制造的过程,越来越多的企业可以问客户:“你想要什么样的,我们可以为你制造。”

    随着技术的变革、通信更加便捷,以及制造业在更多国家中所发挥的越来越大的作用,价值链的运作方式也产生了极大的变化。一个产品的价值链可能涉及全球上百家公司和个人。制造业价值链分散分布为世界各地公司提供了机遇,这些机遇将随着工业革命的推进而增加。

    价值链各部分相互联系的方式被称为“互联制造”。2000年左右,互联制造的作用开始全面显现,新工业革命几乎同时拉开序幕。在发达和发达中地区同时开展制造业务被称为“混合制造”。由于生产标准化、通信技术和物流网络的发展,设计和生产的分离在高成本国家已相当普遍,这种方式的极致是成为“纯设计”或“无工厂”制造商。

    “自由联合”是一个能恰当形容最成功价值链特点的词汇。新工业革命为有活力、有技术的企业开展联合工作提供良好的基础,使它们更容易在竞争中保持领先地位。

    利基领域的影响已经非常深远,而其重要性还在持续增强。利基产品几乎广泛存在于机械、纺织品等每个产品领域,大多数制造业强国都有几十甚至上百个利基行业。新一轮工业革命不但将有利于利基制造业本身的成长,还将塑造其发展进程。

    利基领域有几个显著特点:一是专注于利基领域的企业往往是垄断行业中较小的企业;二是大多数利基企业属于制造业而非服务业,当一个利基行业形成后,制造业产品的销售比服务的销售更容易;三是利基企业通常善于创新且与客户关系密切。

    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及随后的三大产业变革时期)的一个重要特征是肆意挥霍:制造商使用天然材料,并且将有害的人造物质释放到环境中。在新工业革命时代,方法会有所不同,其特点是对资源进行管理和最大限度地减轻生态失调,这需要开发新的工序和产品,以应对一些紧迫的环境挑战。

    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公司对环境思考的观念发生了显著的转变,开始将以往不受重视的环境问题转变成真正的有关切身利益的问题,许多公司采用可循环利用的材料和方式拯救环境。

    邓小平推行了改革开放政策,为外资敞开大门,中国制造业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中国重新夺得了其全球制造业的领先地位,今后将如何保持这一领先地位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在中国,“走出去”战略是试图获得新技术和市场来弥补其低成本制造技能和经验的不足。工程机械、铁路设备制造、汽车制造、计算机设备制造等领域的企业纷纷通过海外并购提高产品质量、获得先进技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中会遇到各种文化差异问题。

    与海外公司更深层次的关系增强了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互动,这些联系的性质和政治背景是新工业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

    制造业集群和全球化是相兼容的,专业化的集群有时涵盖了价值链中的所有主要活动,包括研发、营销和生产,有时某个集群可能只负责整个制造运营活动中的一小部分。

    在新工业革命中,许多重大的变革都源自具有全球业务联系的区域性专业技术集群所开发的产品和流程。产业集群的表现将对经济的成功与否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工业领域中涌现出的众多新兴产业都是能够满足人类“四大需求”(即舒适度、能源、安全和信息)的新产业,越来越多新技术的出现将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纳米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高纤维和能源等众多新兴产业将为全球财富的创造提供广阔的平台,也是新工业革命最显著的特征。

    当前,各国政府都在为设定未来发展方向、为制造业预留更大空间而努力,新工业革命的模式将为此提供有用的路线图。

    过去200年来,发达国家一直是制造业的领导者。近年来,制造业的力量发生了逆转。全球制造业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阶段性转移,发展中国家制造业生产率逐渐与发达国家齐头并进。

    新工业革命催生新的生产方式:定制化生产、绿色生产、本土化生产将成为趋势,这一趋势将以同质化方式在全球展开。在新工业革命时代,技术研发将发生重大变化,研发方式也将更加开放,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将进入技术研发国家的行列。
(摘编人:彭雪勤)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