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方英寸的寂静简介摘录

作者:[美]戈登・汉普顿、约翰・葛洛斯曼文章来源:王世超点击数:932更新时间:2015-04-10

 

 

内容简介:
    本书承袭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的远见卓识,让我们注意到视为理所当然的美,并且敲响了迫在眉睫的环保警钟。获颁艾美奖的声音生态学家戈登・汉普顿发出警语,大自然的寂静是人类消失最快的资源,他的使命便是在这些抚慰心灵的地球声境因与日俱增的人为噪音而消失之前,完整地录制并保存这些丰富多样的声音。
    这部叙事优美的作品,让人想起国家公园之父缪尔(John Muir)、普立兹奖作家约翰・麦克非(John McPhee)、自然学者和作家彼得・马修森(Peter Matthiessen)书写自然的大作,也是典型的美国故事,驾着一九六四年份福斯特小巴从西到东横越美国大陆之旅。但汉普顿的旅程如此与众不同。他背着录音器材和测量分贝的音量计,好奇又深情地倾听大地多采的自然之声。他与旅程中邂逅的人细说寂静,耐心倾听。抵达目的地华盛顿特区时,汉普顿已完成饶富意义又令人难忘的美国“声音心电图”(sonic EKG),并在当地拜会联邦官员,极力主张保护自然的寂静。
    《一平方英寸的寂静》不仅仅是一本书而已,也是真实存在的地方,位于美国华盛顿州奥林匹克国家公园霍河雨林实际的方寸之地,可能是美国最后留有自然寂静的地方之一。这次充满启发性的宁静探索,使得如今美国生态议程中已纳入大自然的宁静。

    “人类终有一天必须极力对抗噪音,如同对抗霍乱与瘟疫一样。”――诺贝尔奖得主、细菌学家罗伯特・柯赫,1905。“寂静并不是指某样事物不存在,而是指物都存在的情况。它深刻地存在于霍河雨林里,我称之为‘一平方英寸的寂静’的地方。”“世界上最好的倾听者”,艾美奖得主、声音生态学家、录音师戈登 汉普顿带你探寻世上最后的静谧之地。蕾切尔《寂静的春天》使人们警醒于不应当出现的寂静,而汉普顿则在本书中引导人们发掘不应遗忘的宁谧。保护人们远离噪声的侵袭,保留最后的静谧之地,也是保护环境题中应有之义,然而都市中的人们已经对此忽视甚久。追随汉普顿的足迹,深入奥林匹克国家公园,一路探寻一平方英寸的寂静。                                ―――编辑推荐

 

摘录:
    如果要我举出世上我最喜欢的声音,恐怕很难。若是非举不可,我可能会说是鸣禽在黎明时的合唱,还有初阳抚上大地的声音。但是如此一来,就会忽略掉有翼昆虫在喀拉哈里沙漠无数平方英里的大地上所发出的嗡嗡声;但要说虫鸣是我的最爱,又会忽略掉猫头鹰的呼噜声,还有它们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丝柏间一跃而起的声响,或是沿着奥地利村庄狭窄石巷回荡的教堂钟声。如果答案真的只限定一个,我会说,我在世间最爱的声音是期盼的声音:即将听到声音前的那刻寂静,或是两个音响之间的刹那。

    十九世纪中晚叶可能是这个世界最富音乐性的时期,当时缪尔就是非常专注和细腻的自然聆听者。这些年来,我一直奉他为我的精神导师,他也是自然声音的录制者,只不过使用的器材是纸和笔。他的每一页日记都详细记载着聆听的细节,形容他“以冷静的耳朵倾听到”的自然音乐,例如他是这样描绘约塞米蒂瀑布:“在这山谷里的所有瀑布当中,以这个壮观瀑布拥有的声音最为丰富,磅礴有力。它的曲调变化多端,风从生气蓬勃的橡木间吹擦而过,惹得光滑的叶片发出一阵嘶嘶沙沙的尖锐声响,松林轻柔压抑地低语着,疾风骤雨则是夹带着雷声,在山巅峭壁之间怒吼。巨大的水柱疾冲至危岩表面,在两片突岩上与空气交汇、迸裂,发出阵阵低沉轰隆的回响,在五六英里外的理想地点就能听到。”

    我已经学会光从水声,就能分辨溪流的年龄。古老的河流,例如阿巴拉契亚山脉上逃过最后冰河作用的河水,已经调适了数以千年的岁月。它们的水道和石床在激流与洪水永恒不绝的循环下,洗练得相当光滑,阻力很小,因此它们的歌声与其他的河流不同。在我听来,它们的音乐比较安静,参差的岩块会粗莽地把水推往一边,形成咔哒咔嗒的声音。无论如何,这些岩块就是音符。有时我会尝试改变一条溪的乐章,移动一些突岩的位置,然后聆听声音的细微变化。

(摘编人:王世超)

 

返回原图
/